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煤炭信息网 >> 资讯频道 >> 煤炭资讯 >> 正文

低迷煤市 神华再杀价

】 2015-03-23 09:48:15 来源:中国煤炭信息网
   继神华、同煤后,中煤也出台了新的煤价优惠方案。

  《华夏时报》记者19日从中煤相关负责人处获悉,中煤推出的优惠方案大致包括:一是针对固定销售点进行促销;二是在2月份优惠的基础上,所有北方港下水煤再优惠15元/吨。

  实际上,自2月起为挽回销售颓势,各大煤企纷纷推出优惠政策,至3月神华、同煤、伊泰等大矿都推出了更优惠的叠加包。

  “之所以煤炭降价愈演愈烈,是因为自今年以来国家对煤炭行业尚无明显的行政干预,经济面临压力,社会用电增速放缓等因素导致库存高企。”煤炭分析师李朝林分析称。他预计,3月份国内煤价仍有下行空间,5月起煤价或有所改观。

  重演价格战

  3月份,神华通过实施销售“优惠政策”,再度掀起降价狂潮。

  尽管以“限产”应对产能过剩、需求低迷、环保施压等诸多问题,已成共识,但神华在经历了今年1月份“挺价”的尴尬之后,不得不做出“让利不让市场”的选择,加大优惠空间以争夺市场份额。随之而来的是同煤及中煤等大矿纷纷加入降价行列。

  以山西省为例,截至2015年1月份,山西省煤矿的有效产能在10亿吨左右,另有约4.5亿吨的产能因手续不全不能正常生产。也就是说,仅山西就有4.5亿吨产量在“时刻准备着”。“煤企不愿减产,都希望别人减,自己不减。”山西某小煤炭企业市场主管周瑞君(音)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

  价格战拼的是实力。“财大气粗的神华,每一次降价,都让众多小煤企陷入被淘汰中。”周瑞君说,煤价下跌,朔州等地小煤企因此停产。

  3月16日,秦皇岛港5500大卡动力煤平仓价报价475元/吨,价格呈下滑态势。宁愿降价也不减产,煤企正在经历一场价格战,“虽然大型煤企没到停产的地步,但是它们坚信减产是‘自杀’,不减产是‘杀’别人。”周瑞君说。

  据记者了解,为了争夺市场份额,春节前后煤企博弈电煤长协合同的联合保价于近日土崩瓦解,包括神华、中煤和同煤等都加入到了一场远超以往的价格战中。

  记者采访获知,自3月11日前后,部分用煤客户接到煤炭大矿的口头通知,承诺增加3月的价格优惠。比如,神华3月份实行接货量16万吨以上的客户可享受“2∶1”优惠政策,即按接货量的2/3执行2月份优惠20元/吨的价格,接货量的1/3执行优惠29元/吨政策;中煤、同煤也以不同优惠额度迅速跟进。

  一吨煤赚5.72元

  随着煤企新一轮的价格战,煤炭业利润也越来越薄。

  据悉,去年山西省第一季度平均卖一吨煤可以赚5.72元,而到了第三季度利润降到了2.57元,从卖一吨煤买不了2瓶饮料,变为卖一吨煤买不了一瓶饮料。

  为此,全国煤炭行业脱困会议开了25次,只是效果并不理想。去年,国家发改委、能源局等部门为使煤企脱困,强制要求所有大中型煤企减产10%,即所谓的“减产保价”,在强制命令下各大煤企基本定了任务。不过,今年已经进入3月,是否强制减产依然是未知数。

  记者采访山西、陕西部分煤炭企业被告知,迄今为止,只有神华发布公告称2015年减产10%,其他大型煤企尚未公布要减产。

  “煤企之所以不公布减产,是因为在煤企看来,市场份额比利润更重要。”山西临汾某煤炭企业负责人青永龙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减产就意味着丢失市场份额,谁提减产谁就得罪了其他煤企。

  去年,国家强制大中型煤企减产,很快不少停产小煤矿就迅速死灰复燃,抢夺市场份额。相比中煤、同煤而言,神华主动要今年减产10%,已算不错。有依附于神华的小煤企老板抱怨说,煤价下降最受害的便是小煤企,由于需求低迷煤生产出来卖不出去,只能卖给神华,而神华却把价格压得很低。

  不过当下煤价持续低迷,神华也有些无力回天。一个佐证便是,今年1月份,由于煤电谈判陷入僵局且神华煤价高于市场煤价,1月底时神华遭遇将近300列车的煤(约240万吨)滞压。

  据记者调查,如今,煤炭业的大形势并未有所好转,反而更加恶化。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中心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,3月16日,沿海六大电力集团存煤1341.3万吨,日耗59.4万吨,存煤可用22.6天。

 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也显示,2014年前11个月,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比下降44.4%,亏损面在70%以上。“煤价不断下跌,如今已让不少小煤企停产、破产。”青永龙抱怨,这导致去年很多煤炭企业减发、欠发工资。

  夹缝求生

  为了解决煤企的困境,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帮助煤炭行业脱困。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近日在煤炭行业脱困会议上表示,研究安排近期重点工作,并对起草的有关治理违法违规建设生产等文件进行了讨论和修改。

  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也强调,近期,要抓紧修改完善相关文件,抓紧对违法违规建设煤矿和超能力生产问题突出地区进行约谈。

  其实自2014年7月开始,政府逐步推出包括化解产能过剩、严格控制超能力生产、加强煤炭进出口管理、加强金融支持等煤炭脱困政策,但执行效果并不理想。

  在上述诸多政策的执行中,除进口量明显下降外,产量下降并不明显。记者查到的公开数据显示,去年下半年的月均进口2200万吨,今年1-2月月均为1600万吨,然而全国煤炭产量自去年12月恢复至3.5亿吨高位。

  不可否认,煤炭凭借其丰富的储量、低廉的价格,仍将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,占据中国能源消费的主导地位。2014年中国原煤产量达38.7亿吨,但根据国家能源战略行动计划,到2020年要求将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42亿吨。据此,至少有3亿吨以上产能需要淘汰。

  “煤企如何夹缝求生显得至关重要。”李朝林认为,未来救市政策力度还会有增无减,唯有如此,才能最终实现有效控制国内煤炭生产总量的目标。

电话:0351-7038782 传真:0351-7038581

本站郑重声明:中国煤炭信息网所载文章、数据仅供参考,使用前请核实,风险自负。
页面版权所有:山西聚义实业集团科技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晋B2-20080034
Copyright©1998 - 2012 Coalcn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12001838号